为夫这厢有礼
为夫这厢有礼
一定是这样的,踏夜这样想。
爱妃来救驾
爱妃来救驾
许灰点头说:是啊。
银迹情恋
银迹情恋
用尽全身的力气梁幽紧紧抱住怪物的躯干,强忍着肩膀处撞击的疼痛,松开了握着短矛的右手,死死地勒住怪物长长的脖颈,左手拔出腰间的柴刀猛地刺入,拔出,再刺入……黑红色的粘稠血液沿着刀开的破口处喷涌,怪物的挣
金牌庶女
金牌庶女
我想:我同付贵翁有什么仇,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。
清泠淡香
清泠淡香
小二早已看出此二人恐不是寻常人家,热络地打着招呼:客官,打尖还是住店,此时天色已晚,沿途皆是山路,带着夫人,恐怕不好走。
权世唯一
权世唯一
乔的眼睛直接就模糊了,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原来你还活着。

好看的竞技小说